<kbd id='lezhu'></kbd><address id='ckpyh'><style id='gvftl'></style></address><button id='lefkm'></button>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醫藥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台 > 醫藥新聞
          葛蘭素史克行賄黑幕曝光 醫藥行業病態暴利肥了誰
          作者︰ 發布于︰2014/5/19 8:57:17 點擊量︰

               轉移定價,借"講課費"行賄醫生,"捐贈"非醫療設備收買醫院,賄賂工商執法人員逃避處罰……葛蘭素史克在中國市場的"撈金術"被長沙警方起底,虛高藥價背後的黑幕層層拉開。

            這家全球排名前三的跨國藥企,擁有新康泰克、芬必得、賀普丁等人們耳熟能詳的"明星"藥品。該公司的涉案高管稱,他們為打開銷路投入的行賄費用佔到了藥價的30%。而從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從去年8月開始的專項治理行動來看,葛蘭素史克的一些做法幾乎是整個行業的"潛規則"。
            藥價虛高,不是一家藥企、幾名醫生的道德底線失守,而是整個產業鏈的"失守"。
            "可以拿一半的利潤把招標攻下來,藥品銷售就一馬平川了"
            楊長青(北京清華長庚醫院CEO助理,博士)︰藥品從出廠到最終銷售是有很大收益空間的。我查過一個數據,2013年藥品行業170多家上市公司的平均利潤率高達45%左右,而中成藥更是有好多家在90%以上,這個回報率是很驚人的。而從藥品的銷售結構來看,不到20%是通過藥店銷售,80%左右是通過醫院,而這其中,90%都是通過公立醫院,也就是說,公立醫院至少賣出70%多的藥品。而因為有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制度,公立醫院是沒有自主權的,采購權由省或市級的相關部門掌握,區域內也就形成了單一買方。
            從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制度的設計初衷來說,它希望通過單一買方的壟斷優勢把價格壓下來,但在現實執行中出現了嚴重的背離,招標價居高不下,不但高于民營醫院成交價,甚至有些品種出現高于藥房零售價的情況,也就是說,公立醫院的藥品進價竟然比藥店售價還高。為什麼?因為招標環節存在很大的尋租空間。有藥廠的老總曾經說過,他可以拿一半的利潤把這個環節攻下來,因為一旦攻下來,藥品銷售就一馬平川了。也正是這里面大量的灰色成本,把藥價推高。按照規定,醫院對于招標價是不能再議價的,最多只允許15%的順價加成。而現在一些公立醫院嘗試與藥廠進行二次議價,盡管可以談下來更低的價格,卻因為與招標價不符而不被允許。這就導致公立醫院的藥價長期保持高位運行。虛假的高價的絕大部分變成醫藥公司的高額利潤和中間環節的權力租金,真正用到終端環節的部分是細枝末節。
            像葛蘭素史克這樣的公司的全面行賄機制正是利用了這一制度設計的特點進行運作。他們把關鍵點攻克以後,就能以高價賣出。現在抓幾個醫藥代表、醫生或者官員,能對終端環節起到一定的威懾作用,但是機制未改變,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利益格局,也就不能根除造成賄賂,也就是利益輸送的產生土壤,要想真正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去調整背後的利益結構,也就是藥品集中招投標制度本身。
            該制度目前最大的問題還是在于壟斷,本來是想集中力量辦好事,結果為辦壞事者集中了力量。現在公立醫院根本不具備市場主體性,作為法人,卻一沒有定價權,二沒有提供服務所需資源,例如藥品的采購權。這樣一來,公立醫院在產品或服務定價權和生產資料的議價權都被看死了,相當于把手腳都捆死了,還要讓你擺個漂亮的姿勢來留影,何其難也!
            所以,只有創造一個真正的市場環境,讓供求雙方充分競爭,才能有一個真實價格的形成體系。像4月9日放開非公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制定權,最大的好處就是讓公立醫院逐漸找到一個參照系,發現自身真實價格究竟在哪兒。
            我們現在試行管辦分離,也是為了讓醫院趨向正常化。另外,對于藥房托管政策,醫院很有動力,因為把藥房托管出去以後,租金可以議價,保證醫院利益不受損,甚至創造醫院收益。這樣做的結果是醫藥公司利潤會被壓低,而當醫藥供應商的利潤降到一定程度,它也就很難再給醫生返回扣。至于醫藥分開,只能在終端取消醫院加成的部分,但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藥價虛高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醫院15%的加成與前面環節里的抬高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一些國內企業,尤其是非上市公司,可能手段更直接"
            王躍(化名,從事醫藥行業咨詢工作多年)︰通過商業賄賂的方式來"營銷",國內藥企可能更嚴重,因為我們有專利的原研藥很少,大量是仿制藥,可替代性非常強。患者看到那麼多"名字"不同的藥,只是品牌不同,它的通用名稱都是一樣的。比如葛蘭素史克的芬必得布洛芬緩釋膠囊,一般大家都說芬必得,但 "布洛芬緩釋膠囊" 才是它的通用名稱,這個藥市場上有十多種,你用哪一種,有效成分和原理都是一樣的,非處方藥是這樣,處方藥也是這樣。此外,國內現在還是有不少藥企開工不足,藥品是供大于求的,那誰來決定最後到患者手里的是哪一種呢?基本上要取決于招標采購結果、醫院和醫生,藥企的努力方向也就很明確了。
            從藥企能精確地把這些或明或暗的"營銷"費用打進藥價,就能知道這些是長期運作的經驗所得。不說別的,我們可以看一下這個行業上市公司的財報,廣告營銷費用佔了相當大一部分,還有高額的會務費,有的大企業一年的會議費用能上億,我不能說藥企的會議費一定都是用來"收買"醫生,但葛蘭素史克這個案子里曝光出來的,通過舉辦學術會議、請醫生講課跟醫生搞關系的做法絕對不是它的"專利"。葛蘭素史克的案子曝光出來他們為了讓這些費用看起來"合法",做了各種掩飾,對于一些國內企業,尤其是非上市公司,可能手段更直接。
            回扣的問題也一樣,去年漳州曝光的藥品回扣案,全市二級以上的醫院都涉案了,很難說就是一家藥企的努力吧?
            但反過來說,藥企辦學術會議、贊助臨床研究不對嗎?對行業的發展來說,這是必須的,問題在于怎麼把這些正常的學術研究活動跟藥品推銷切割開。其實2006年的時候,國家對醫藥行業的商業賄賂就專門打擊過一次,當時的震動也很大,但問題到現在沒有解決,還是我們的藥品定價機制有問題。
            現在政府取消了低價藥的統一招標,對藥價實施市場定價,是個好的方向,應該能為今後改革藥品的定價機制提供經驗。
            "抓了大處方問題,收入馬上下來,醫院是要走向崩潰的"
            陳剛(化名,北京某三級醫院院長)︰由于經濟發展水平有限,我們國家在一定的歷史時期里,需要對醫院給予一定的政策扶持,所以允許醫院對藥品進行一定比例的加價。不可否認,這種做法曾經對醫院的發展起到很大作用。但也正因為加成,使得醫院和藥品之間產生了經濟上的聯系。
            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後,這種聯系開始出現一些問題。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國內的藥廠和醫藥公司日漸增多,很多外資藥企也進入中國,與國內廠家合資生產藥品。一開始,外資藥企的醫藥代表只是介紹一些醫藥方面的知識,讓大家更好地掌握使用方法。在這個過程中,雖然也會贈送一些鋼筆等小的紀念品,但沒有太大問題。後來,醫藥公司越來越多,藥品數量也迅速增加,出現了供過于求的情況,藥品行業的競爭日趨激烈,回扣現象隨之出現。
            現在,要想改變"以藥養醫"的局面,需要落實醫藥分開,切斷醫院和藥品之間的經濟聯系。但這個前提是增加財政補貼,提高醫療服務收費,讓醫生真正有合理、體面的收入。否則,既想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這是很難辦到的。
            事實上,現在醫院里面存在的大處方問題,院長是可以抓的,但為什麼沒有抓?因為真正抓了以後,收入馬上下來,甚至這個月的工資都開不下來,對一個醫院來講,這是要走向崩潰的。說到底,還是政府補貼太少,很多醫院面臨經濟上的困難。
            此外,藥品定價也存在問題,其實藥品價格並不是醫院真正能左右的。所以,這是一項系統工程,必須由很多部門協作解決。打個比方,一個池子死了一兩條魚,那是個體問題,如果都死了,那絕對是水質問題。現在整個行業普遍出現問題,就要從深層次上進行反思。
            【圍觀】
            誰采購的?行賄給了誰?
            @人民日報︰【人民微評︰警鐘為誰而鳴】藥價高得離譜,除企業合理利潤之外,還包括驚人的腐敗成本。病態暴利肥了少數人,卻讓患者埋單、加劇看病貴。相關嫌犯已被起訴,警鐘不止為葛蘭素史克而鳴。藥企通過行賄打開市場、提高銷量,已是行業潛規則。瓦解潛規則,完善明規則,方能切斷受賄的手。
            @胤懿︰我要問一句,藥是誰賣出來?中國的醫療是壟斷的。打擊葛蘭素史克是隔靴搔癢,批號誰給的,誰采購的,誰賣給病家的?它行賄給了誰?這才是根本的。
            @醫藥營銷信息化-馮軍︰【合規不僅僅是切割】與部分藥企談及當前的醫療醫藥行業反商業賄賂的應對策略時,基本表達了三種策略︰1)采用代理制,把風險轉嫁到代理外包商那兒;2)小包到代表身上,非合規行為屬于代表個人的行為,與公司無關;3)委托第三方專業學術公司。這三種切割手段,真的能把藥企的風險撇清嗎?